胥會雲
  京津冀一體化作為中國區域發展的一個重要舉措,今年以來伴隨著保定副中心等消息的流傳,首先帶來的是房地產市場的火熱,但要實現真正的京津冀一體化,依然困難重重。
  昨日舉行的“2014中國城鎮化高層國際論壇”上,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楊偉民說,北京城市病的根源在於功能太多,集中了太多的非首都功能。必須改變做強做大所有功能的傳統做法,轉移北京的非首都功能,變京津冀地區的一城記、雙城記為多城記,實現京津冀良性互補、協同發展。
  不過,轉移哪些功能,轉移到什麼地方,能不能轉移出去……京津冀一體化之間,需要回答的難題太多。
  中國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院長李曉江說,北京首先要穩定的是首都的核心功能,其次是首都的支持功能。此外,首都也產生一些衍生的功能,甚至產生了一些寄生功能。比如所有的政府都會傾向於為市民提供一些福利性的補貼,但是在北上廣深這四個一線城市,北京的生活成本是最低的,因此北京聚集了大量未必應該集中於首都的功能。“我覺得政府的管控、政府的補貼,最後在一定程度上扭曲了市場的供需關係。”
  李曉江說,北京必須控制人口和職能,但要符合市場經濟,不要去擾亂市場的供需關係,人為地降低首都的成本。
  至於轉移到哪裡,李曉江說,需要用市場的方法去引導產業、就業、人口的重新聚集。“我個人認為最迫切的是河北必須加快發展,加快轉型發展,如果沒有河北的長足發展,北京、天津的往外移動是不太可能的。北京、天津走了河北的路,河北無路可走,這個局面必須改變。”
  國家發改委城市和小城鎮改革發展中心主任李鐵表示,京津冀是中國行政區劃中最具有縮影的一個區域框架,有強烈的行政色彩。整個京津冀協同發展、環渤海經濟圈的提出都是圍繞著保北京為前提,就使周圍出現了不均等的機會,也使得資源配置出現了巨大的差異。
  在京津冀各自發展不同的階段下,李鐵說,整個區域發展過程中也出現了強烈的同構競爭,大家都希望按照中國城市發展模式更多地獲得對優質資源的競爭。北京希望將低端產業外移,但是河北希望吸引北京更多的優質產 業。
  而且,各地公共服務水平的差距巨大,使這種合作變得越來越不可能。最大的問題就是戶口,戶口所帶來的優質公共資源的供給、福利化供給,使大量的優質資源為了享受這種福利的供給,偏向於向北京集中。
  李鐵說,在這個體制下研究京津冀一體化確實是一個巨大的挑戰。一是在保北京的前提下,如何發揮對河北、天津的輻射作用;二是天津和河北在發展中有強烈的同構性,都是發展工業,二者關係如何處理。
  天津濱海新區副區長孫濤說,目前濱海新區重點做兩方面的工作,一是和河北省在沿海港口方面要加強合作。二是為第三產業、生產性研發服務做一些可操作性的規劃。但他同時表示,在招商引資、城市開發過程中碰到最大的難題也是北京的巨大吸引力問題。比如天津的工業企業的競爭力很大,濱海區域的第二產業將近60%,但是第三產業很低,因為這些高端服務業優先去了北京。因此,北京的經濟功能定位還是要明確,否則很難形成京津冀協同發展的格局。
  孫濤也表示,京津冀一體化需要慢下來,對於將來往哪裡去還需要深入的研究。現在可能擺在眼前的任務就是交通一體化的問題,難度也比較大。
  李鐵稱,要超出京津冀這個層次來規劃三個地區的交通基礎設施、資源的配置。在大規劃情況下疏解整個高速鐵路、普通鐵路、高速公路和普通公路,交通配置統一來完成,那就不是由京津冀投入。當把交通網配置好以後,相信所有的資源會自動選擇一個新的地方。
  至於公共政策、市場一些政策的一體化,以及產業佈局,孫濤說,需要更高層面來研究,建議在中央層面成立一個協調機制。
(原標題: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楊偉民建言京津冀一體化轉移北京非首都功能)
創作者介紹

奧斯卡

vv88vvray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